奚屿

Life is hard

征稿
线稿一时爽 上色火葬场

欧耶 帅帅的闺女

大女儿四人组欧耶

这个四人组画完又是要屎了的😪

呜呜呜
图书馆光线太好了
忍不住都再拍了一遍

今日份的瞎涂

心理课上老师说的一个例子

对一个犯人做的实验

用铁片装作划破犯人的手腕

之后蒙上他的眼睛

用温水一滴滴滴在手腕的“伤口”上

几个小时后

犯人死了

而且死法和真正割腕的人的死相一模一样